江南体育网站安全

关于文化工业的对话

信息来源:产品展示 发布时间:2024-05-15 09:50:30


  单:文化行为及其作品自古即可能获得经济性的回报,孔子讲学、荷马吟唱都不只是奉献。中国最晚在明代,已有人靠组织编撰小说卖钱,比如挂名在熊大木名下的若干小说;西方自从15世纪谷腾堡首先使用铅合金活版印刷后,报纸即成为公共事业。但这些都不是文化工业。文化成为工业是工业革命之后的新鲜事,而且由于文化产品与物质产品的深刻差异,它的工业化还需要有其他因素的配合。第一是社会变迁。教育普及使绝大部分人口都要求也能够直接进行文化消费;现代民主保障绝大部分人拥有文化消费和发展的权利和机会。

  南:这一段时间,我个人感兴趣的是传播媒介的发展。现代传播媒介的崛起是文化工业、文化产业的一个必要条件。报纸即是一个突出的例子。四通八达的发行网络将新闻、各种花边消息以及连载小说作为一种文化产品运送到世界各地,这极大地调动了人们的文化消费欲望。商业广告的介入无疑证明了这个文化产业的成功。这个以传播文化为目的的网络已经同时是一个理想的商业网络。

  除了广播或者电话,电影、电视以及计算机网络都热衷于把影像变成抢手的商品。众多的影像从多方面嵌入我们的生活,成为生活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这甚至已经导致了印刷文明中心地位的动摇。同时影像的传播功能快速的提升是影像销售的必要前提。人类能比较一下电子传播媒介之中的明星与传统舞台之上的戏曲演员。后者更像是传统的手工业者。他们的活动范围仅仅是某一个剧院甚至某一个村庄的舞台;他们依靠每一台演出收取报酬。相形之下,电子传播媒介之中的明星利用电波和机械复制挣脱了时空的限制。当然,电子传播媒介的运行不仅需要强大的技术上的支持,同时还需要大笔的资产金额的投入。但是,这一切都将由巨额的利润予以回报。

  南:由于市场的中介,“文化”不再高高在上,不再是一种经院气十足的玄学。大众对于文化的真实需求得到了反映——大众能够最终靠消费行为表达自己最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但是,这些事实的意义却引起了许多理论家的激烈争辩。一些理论家认为,这里所说的大众其实就是商业社会制造出来的。商业社会不仅制造出各种商品,同时还制造出人类对于这些商品的需求——文化消费也是如此。

  但无需悲观。所有的工业产品都是商业机制制造的,而大众仍旧能各取所需,从中实现自身的追求。以服装为例,它的生产当然是模式化、标准化的,但我们很少会在大街上发现着装完全相同的人,善于打扮的人仍旧能在市场上找到属于自己的服装。原因很简单,服装生产商太多了,他们不得不发明出无穷无尽的款式和风格。所以解决文化产品模式化、标准化的关键是扩大市场、强化竞争,使消费的人可以有无穷多的选择机会。抗拒模式化、标准化的另一种可能是英国文化研究者强调的,文化产品的意义和信息不是简单地被“传递”,而是被消费者产出。消费者基于自身生活经验和意识形态对产品做加工、使用,文化产品之于消费者只是一种“原材料”,消费也能养成个性与差异性。

  单:复杂性在于,文化市场的不平等竞争很可能强化着文化产品的模式化和标准化,所以仅仅诉诸市场原则并不能遏制文化霸权。同时,处于充斥媒体暴力、广告霸权的封闭空间中的消费者,如何获得可以对文化产品“原材料”加工、再生产的主体资源,也颇令人生疑。这就需要发展一种文化批判,对制造商保持一定的压力,给大众以一定的提醒。在这方面,中国传统的人文精神和西方的批判理论都是必不可少的资源。

  南:计算机网络是未来文化和经济的重要形式。人们觉得,黄金、货币和土地均已过时,现今真正的财富是信息。信息时代的财富却以比特的形式栖居于网络之中。它们或许会急速地膨胀为一个巨大的数字,也会因为某一次鼠标的点击而踪迹全无。这些财富在网络之上的聚散远比世界上任何一支机动部队迅速。另一方面,网络的一个重要特征是“去中心”。网络是分散的,个人化的。一些传统的限制消失了。地域、国界、空间位置的意义逐渐缩小。网络的空间,穿越国境线如同到邻居家一样方便。与电视面前的观众不同,互联网空间之中个人与信息之间的选择是双向的。换一句话说,人们很容易在互联网空间搜索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但它也有负面。文化本来是与自然相对的人的创造。文化的功能之一就是抗拒人的物化,符号指向人情、真实和历史。当网络编织了一个由符号、记号、影像等构成的虚拟世界,成为严密地笼罩、包围着我们的巨网时,现实与影像相混淆,仿佛已经终结,文化因其极度丰盛而死亡。如果我们还承认,种种符号和影像都毕竟不能够满足人类的生存需要,那么如何与自然保持一种亲和性,如何维持人际世界的直接交往,就是网络时代的基本难题。

Copyright ©2017-2022 Hainan Zose Group 琼ICP备13000627号